加载中...

随记

这个页面用来写一些平常时不时冒出来的奇怪的想法,主要是觉得写在说说里面有点太随意了,写篇文章置顶不停更新感觉又不太好,所以就开了个新页面。


2022 年 5 月 15 日

这周周四下午第四节心理课的时候,hh 叫我们跟同桌自行讨论问题,我因为在想一道数学题就没跟 yh 讨论,他好像也在干自己的事,过了一会 hh 走过来提醒我们不要做自己的事,并且问我们在讨论哪一个问题,我看了一下,说是第四个问题(“你认为中学生谈恋爱会不会影响学习”,我觉得看起来比其他三个要简单一点),然后 hh 就问 yh 是不是这样。

结果 yh 搁那坐着一动不动,也没看桌面,也没看 hh,也不说话,就盯着黑板一动不动,hh 又问了两遍,他才小声说:“我不想说话。”,我当时听到他说这话就有点上火,结果没想到 hh 又问他为什么不想说话,他来了句:“我肚子饿了。”,后面 hh 明显有点恼火,但还是挺克制的,只是跟 yh 说上课要好好跟着老师走,以及有意见可以下课以后反映,但上课的时候还是要听老师的,yh 也只是一直挺小声地“嗯”,而且还是没有看 hh。

说句实话,我还是挺恼火的,因为我觉得他明显有挑衅老师的意味,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欺软怕硬,而我个人是非常厌恶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的,不过另一方面来说,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把这事想得太严重了?主要是我不知道 yh 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,我又不好去问他,而且就算我问他,他也不见得会说实话,更何况我已经决定不根据自己的喜好去干涉别人的生活了,除非影响到我。

由这件事我又想到我自己的人际交往上的问题,其实从初中开始我就存在一个特点,就是某些时候对一些看起来比较小的事情会耿耿于怀过不去,甚至因此而讨厌某个人,像跟 nap 哥的三次(我单方面开展的)冷战和最后的闹翻,仅仅因为不喜欢 gjd 的说话方式就疏远他,以及 yh 这件可大可小的事情。有时候我会觉得是不是我自己太过于敏感了,或者是对别人太苛求了以至于找不到一个理想中的朋友,不过老实说要想找到一个特别理想的朋友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更何况我的爱好很偏,相对来说也比较小众,哪怕有一点重合就已经很不容易了,还要满足其他的一些要求,几乎难如登天。

但仔细一想,苛求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坏事,可能我本来就不适合跟很多人都搞好关系,所谓朋友,对我来说可能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就行了,其他人最多就只是当个熟人。我并不知道这样子好不好,但目前来看,我可能还是适合这样的社交方式。

嘛,管他的,还是不想那么多了,让自己舒服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嘛,虽然某些时候确实会因为看到别人都有个伴而感到难受,但综合起来考虑果然还是一个人呆着更舒服一点。


怎么说呢,又过了两周,我感觉 yh 这个人就只适合浅交,不得不承认确实是很体贴,但跟他聊天会让人觉得非常难受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,我觉得他的生活除了游戏和音乐就没有别的了,而且就算是游戏也仅仅限于那几款手游,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跟我也可以说是很不一样,不容易聊到一起去,甚至连聊学习都不行,因为他根本不想聊也没法聊这个。

愉快交流对于朋友来说确实是很重要吧,起码我是这样想的。


评论